萬世帝王之上都─從世遺古都看越南王朝勢力徙遷

首都通常是一個國家的政治和經濟中心,不過在現代技術革新的輔助下,或是考量到都市規畫及國家戰略,許多國家透過遷都將政治中心移轉到其他地方,以避免與原本的經濟中心重疊,例如緬甸原本定都仰光(Yangon),於2005年考量軍事戰略將首都遷往奈比都(Nay Pyi Daw);巴西原本首都為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1960年考量內陸發展,而將首都遷至巴西利亞(Brasília);韓國首都首爾(서울)距離北韓北緯38度分界線過近,曾在1970年代計劃將中央部份機關南遷至「世宗特別自治市」,目前雖還不是正式首都,但韓國政府已將大部分政府機構遷往「世宗特別自治市」。

IMG_8522
韓國首爾南方的世宗特別市一景,規劃相當氣派。Phôt by Frank

臺灣似乎從2006年起就有遷都的提議,不過到目前仍僅止於討論階段,顯示遷都即便在現代網路及交通便捷的社會中,仍舊是個所費不貲、影響深遠的大工程。過去臺灣經濟發展歷史有所謂「一府二鹿三艋舺」的說法,臺南府城在17世紀因為荷蘭人和鄭成功的拓殖下興起;鹿港則在18世紀下半因為清朝開放福建和鹿港通商而崛起,後因港口淤積而沒落;艋舺則在19世紀初左右因北臺灣物產豐富以及人口增加,成為新的經濟中心,從臺灣的例子來看,城市的興衰在自然狀態下似乎至少需要一世紀。

IMG_6963
船務貿易影響了台灣北中南的發展先後順序,此圖攝於台南市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Photo by Frank

在東南亞歷史上,一國首都的變化通常與外敵入侵有關,譬如高棉王朝原本以暹粒(Siam Reap)的吳哥窟(Angkor Wat)威震四方,但遭暹羅後起之秀大城王國(又稱阿瑜陀耶王國)毀都,政治中心才因此改為今日的金邊。而大城王朝原本定都阿瑜陀耶(即大城,曼谷北方80公里左右),後因遭緬甸大軍攻陷,新的曼谷王朝和流傳至今日的卻克里王朝將政治中心南遷至今日曼谷。

IMG_2941
大吳哥城內的石像,也是微笑高棉的代表形象。高棉遭暹羅大城王朝攻滅後將政治中心遷往今日柬埔寨首都金邊。Photo by Frank

越南最主要的外敵就是中國,因此越南首都的變化可以依稀透露中越關係之消長;與其埋首案牘鑽研中越歷史,不如隨著越南的幾個世界文化遺產景點,來看看越南王朝勢力的興衰與遷徙。

世遺
古螺城以及越南境內幾個世界文化遺產古都的位置圖,可看出越南王朝勢力範圍遷徙的輪廓。改編自Google Map

上古之都─古螺城

古螺城(Thành Cổ Loa)雖未列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清單之中,但由於此城是越族傳統紅河三角洲勢力範圍以及越南所有史籍最原初的歷史起點,能夠幫助我們瞭解越南民族的源起。古螺城興建於西元前3世紀,某些推論認為是由當時建立歐雒國的安陽王蜀泮(Thục Phán)的傑作。

古螺城今日已成為小村落的一部分,因為還不是世界遺產,所以旅人不多,值得前往享受寧靜的午後時光。Photo by Frank

該城分成外城、中城及內城牆,外城長8公里,中城長6.58公里,內城長1.6公里,內城面積約有2平方公里左右,今日已不復見古城規制,僅見城牆遺跡,以及後世修建的安陽王廟和第一仙祠,祠外碧湖倒映廟宇,也算是炎炎夏日遠離城囂的好去處。

今日古螺小村落裡的上祠(Đền Thượng)前寫著俯仰千古,莊嚴中帶著恬靜,頗值一遊。祠中祭拜的正是建立越南史上第一個王朝的安陽王。Photo by Frank

面對安陽王廟左側有個媚珠庵(Am thờ Mỵ Châu),庵廟有三進,走到最後一進向內望可以看見似乎是無頭石座上面披上女性華服的擺設,庵廟內昏暗,乍看有些陰森。

位於安陽王廟旁的媚珠庵。Photo by Frank

相傳興建者安陽王當時建造古螺城時遭遇許多困難,土堆建後即塌,所幸後來遇到神龜教導安陽王依照其爬行的痕跡建城,後來神龜又贈予安陽王神弓;當時屬於秦朝將領的趙陀每次入侵古螺均遭安陽王的神弓擊退,因此遣其子仲始(Trọng Thủy)與安陽王女兒媚珠和親,再用計竊取神弓,使趙陀成功攻克古螺城。戰敗的安陽王帶著女兒逃到海邊,這時神龜出現並直指媚珠就是叛賊,安陽王一氣之下砍下自己女兒的頭。如今媚珠庵裡供奉的無頭公主,讓人不勝唏噓。想前往一探究竟的人,可以參考「點點越南」〈古螺城的無頭公主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這篇文章的介紹。

安陽王手中的神弓相傳由神龜所賜,多次擊敗北方入侵勁敵。Photo by Frank

先不論上古史中安陽王與神弓的傳說性格,根據考古結果顯示,古螺城牆遺跡設有防禦設施,可施放弓箭,同時也有東山文化之代表「銅鼓」(trống đồng)以及箭簇遺物出土,顯示古螺城當時的擁有者在當時已是具備發動軍事攻守以及製作精密青銅器具的領導階層。這個考古歷史至少能應證當時趙陀進攻古螺城時,應曾遭到弓箭的攻擊。

古螺城遺址區內的文物陳列室,考古出土的文物顯示越南當時在河內一代的居民已經有了足以展開大規模戰爭的證據。Photo by Frank

歐雒遭南越王趙陀擊潰後,越南北部基本上成為中國秦漢時期的統治範圍,雖然二徵夫人(Hai Bà Trưng)曾在東漢時起義,但立即遭平定;直到唐代以前,整整千年歷史,越南民族的先祖在此時似乎仍尚無組織對抗中國軍隊的能力,即便是在中國五胡亂華的南北朝時期,南朝陳霸先都還能有力推翻當時在越南稱帝的李賁(Lý Bôn),努力將此區域維持為屬於中國的「交州」。

復國基地─華閭古城

到了盛唐以後的五代十國,中國國力漸無法及於北越區域,唐朝原本的道州縣行政區劃已有名無實,實權掌握在「節度使」手中。西元905年,由於藩鎮割據之亂,越南當地豪族曲承裕(Khúc Thừa Dụ)掌握靜海軍節度使一職,統領北越區域,並迫使唐朝認可,定都大羅城(即今日河內)。後續越南軍閥如楊廷業(Dương Đình Nghệ)、吳權(Ngô Quyền,後建立吳朝)等人奪權後依舊定都大羅城,不過當時北方中國軍事力量不斷騷擾河內政權的獨立地位;與此同時,以大羅城南方約100公里寧平省為基地的丁家,由於遠離中國勢力,在此取得較為穩固的軍事基礎,丁部領(Đinh Bộ Lĩnh)在西元968年一統北越各地軍閥後稱帝,史稱丁先皇(Đinh Tiên Hoàng),並建都於今日寧平省之華閭(Hoa Lư)。

華閭古城內祭祀丁朝開國皇帝丁先皇的廟宇,背倚群峰,此區不失為進可攻退可守的戰略要地。Photo by Frank

華閭古城目前是越南境內唯一自然與人文複合式之世界文化遺產,來此處除不妨登高望遠,一睹華閭古城背依山險的古樸風貌;走累了,就乘筏順流欣賞「陸龍灣」這片石灰岩地景,河流穿蝕山岩成洞,乘筏入洞得小心頭上自然鬼斧神工的的鐘乳石,別有一番趣味。

IMG_0398
到陸龍灣一定要乘著小船順流而下,欣賞石灰岩地形和伏流中的鐘乳石景觀。Photo by Frank

華閭所在之寧平省和清化省一帶也是越南後世王朝面對中國勢力強大時,往南避鋒養銳的基地。中國在西元960年時進入宋朝,宋不以軍事侵略著稱,越南從此時期開始展開更多屬於越南民族自身的文明發展,而西元1010年李太祖遷都昇龍城,也見證了越南獨立王權中心北遷進駐紅河三角洲的時代。

IMG_6451
在寧平省一帶多為石灰岩地形,登高遠望,群峰氣勢雄渾。Photo by Frank

萬世帝王之上都─昇龍皇城

昇龍皇城(Hoàng Thành Thăng Long)於2010年正式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2010年也剛好是李太祖遷都昇龍城1000年紀念,河內市各地舉辦盛大儀式,見證這座古城千年歷史變遷。

河內市區的李太祖塑像,左手持遷都詔,右手指著昇龍之地。Photo by Frank

李太祖當年原本仍居華閭,也許覺得華閭太過狹小,也許想回到他臨近河內的出生地,他在1009年頒遷都詔寫道:「遍覽越邦,斯爲勝地,誠四方輻輳之要會,爲萬世帝王之上都,朕欲因此地利以定厥居。卿等如何?」顯然卿等也沒有置喙餘地,隔了一年,朝廷就遷到今日的河內。

昇龍皇城雖建於李朝,但後世帝王多定都於此,城牆遺跡已非當年李朝原貌。Photo by Frank

李太祖有先見之明,雖如今已非帝制年代,但如今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仍定都於此,也算稱得上是「萬世帝王之上都」了。從11世紀開始,到13世紀的陳朝均都定都於此,也對昇龍皇城進行增修的工程,顯示在中國宋、元兩代,越南本身的軍事能力以及社會已經足以抵擋中國方面的進攻,才會將昇龍城作為王朝的中心。

登上皇城端門向南遠眺可見此旗臺,旗臺是阮氏王朝期間所建造,屬西式堡壘風格,目前位於軍事歷史博物館範圍內,成為越南抵禦外敵的精神象徵。Photo by Frank’s dad

直到13世紀末,陳朝遭受南邊占婆擾邊導致國力衰弱,加上國內權臣奪權,才讓明朝軍隊有機可趁。

皇城之後還擺設著當初統一戰爭時,越共高層的會議桌,桌上人名均為當時名將或是後世總理,今日很多都成為越南各地路名。Photo by Frank

今日的皇城古蹟群不僅包含過去王朝增建的建物,還有北越當時籌劃「解放南越」的地下碉堡,參觀者還能一睹當時北越高層的會議桌,以及掛在牆上的戰爭地圖,參觀昇龍皇城可以從飽覽1010年一直到1975年的越南歷史,彷彿穿越時光隧道;此區還會不定期展出與越南有關的藝術展覽,隔壁又是越南軍事博物館,是短暫停留河內的遊客必來之處。

地下碉堡的牆上掛著當時紀錄美軍空襲北越的戰略圖,由此圖可看出美軍轟炸機來自美國關島以及泰國境內。Photo by Frank

季孫之憂在蕭牆之內─西都

陳朝末年權臣胡季犁(Hồ Quý Ly)把持朝政,又對抵禦南方占婆入侵有軍功,權傾一時。胡季犁出生地在今日清化省,在陳朝未滅時就已在1397年下令於其根據地內建造城郭,命名為西都(Tây Đô),城牆部分據正史紀載僅花3個月即完工,胡本人在1400年篡位稱帝建立胡朝,起初原本還向中國明朝請求冊封,但越南陳朝遺民逃入中國後請當時明成祖協助扶正,讓陳朝王室後裔能歸國復位,胡季犁知道這個消息後,於1406年派兵在如今中越邊境諒山一地附近突襲明朝軍隊,同時俘虜陳朝王室後裔。明成祖一怒之下,揮軍進攻胡朝,朝中官員多為陳朝舊部,也不願抵抗,明軍立即在1407年滅胡朝,胡季犁的皇帝生涯不到10年就灰飛煙滅,也讓越南再度進入所謂「第四次北屬時期」。其實「第四次北屬時期」越南在中國的宰制之下也不過20年左右,顯然越南是有實力對抗類似中國這樣強大的敵人,但可惜內部的變亂使得外敵有機可趁。

胡朝西都遺址與鄰近村入融為一體,居民每日都必須經過。Photo by Frank

今日來到清化省境內,可以看到城門殘垣和隔壁的村落緊鄰,上學的小朋友或是前往耕地種田的男女老幼,都會騎著腳踏車或機車穿梭城門之間,由於城牆已不存在,西都城座落在廣袤的平原上,回想當年遭明朝軍隊攻克的情景,更增添蕭然氣息。

西都城門遺址附近管理頗為凌亂,也無較清楚的歷史介紹,稍嫌可惜。Photo by Frank

雖說明朝軍隊壓境迫使越族王室不得不放棄紅河三角洲地區,不過未來後黎朝的開國皇帝黎利(Lê Lợi)則帶領手下展開反抗。高夏(Christopher Goscha)所著《世界史的失語者》(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Vietnam)中提到:「為反對這種高壓統治,…以黎利為首的一群人於1418年撤入南方、回到他們在今天的清化與義安省境的基地,…。明朝的反應既迅速又兇狠,派出數以萬計裝備精良的軍隊鎮壓反抗軍。但由於反抗軍擄獲明軍的現代化武器,…黎利的軍官把他們原本由社會賤民組成的雜牌軍逐漸轉型為一支越來越強的武力。…在黎利的指揮下,越南人…於1427年將明軍逐出國境。頗具反諷意味的是,明帝國…幫越南人完成一場屬於越南本身的現代化軍事革命,讓越南人用來對抗殖民當局,建立新國家。」

河內市還劍湖心的龜塔,紀念黎利的神劍,也是湖名的由來。Photo by Frank

黎利驅逐明軍也有一段和神龜有關的神話:在黎利舉兵抗明之前,曾有神龜贈劍一柄,在黎利城攻將明軍擊退並再度定都昇龍城時,黎利來到一個綠湖畔,此時神龜又再度浮出,黎利將神劍還與神龜,神龜便下潛,此後,那片綠湖便稱為「還劍湖」(Hồ Hoàn Kiếm),今日座落河內老街區旁,湖心還建有神龜塔以紀念越南民族對抗北方入侵者的勝利。

還劍湖心的玉山祠內供奉著神龜,2016年還劍湖內最後一隻神龜死亡還成為越南頭條新聞。Photo by Frank

從先前提到的安陽王和黎利兩個神話來看,神龜的形象在越人心中有至高無上的地位,還劍湖中也的確曾有烏龜不時浮出水面;一般來說,越南語中稱烏龜的量詞跟一般動物一樣都是用「con」(隻),但如果要稱呼還劍湖中的神龜,必須使用擬人化的「cụ」,「cụ」這個代稱詞也是用來稱「曾祖父」,足見越南人對神龜之崇敬。

黎利祠內遠眺還劍湖的黎利雕像,後世尊稱黎太祖。此尊雕像連河內當地人都很少知道,到還劍湖的遊客可以來此處尋幽訪勝。Photo by Frank

無論是靠著神龜還是借助明帝國而進行的軍事現代化,後黎朝以降,越南已經成功鞏固紅河三角洲的勢力範圍,甚至有餘力向南征伐殖民,滅占婆、征高棉。有了站穩在河內的根基,才有後世以順化、會安為權利中心的阮氏王朝。

大航海貿易時代的痕跡─順化皇城

隨著地理大發現時代,歐洲海洋貿易國家於16世紀初起開始在亞洲建立據點,並試圖與中國和日本展開貿易,當時中國明朝已不再嚴守明初海禁政策,默許葡萄牙人在澳門通商,此貿易政策轉變促使東亞海港城市興起。其中,順化皇城的外港會安也是在此背景之下蓬勃發展。順化皇城是在1803年阮朝嘉隆皇帝阮福暎(Nguyễn Phúc Ánh)統治下開工,阮氏王朝開國君主為什麼會選擇此地作為權力中心,就必須從16世紀因為海洋貿易而興起的「廣南國」開始說起。

順化皇城的入口處—「午門」。Photo by Frank

16世紀的越南陷入分裂,黎利建立的後黎朝已無法掌控國家,實權落在兩個軍閥手中,鄭氏控制北越,阮氏控制南越,阮氏以順化(Huế)和會安(Hội An)為其根據地,透過海上貿易獲得向南方拓展的實力。會安是順化的外港,位於當時廣南地區,西元1615年時,阮氏允許葡萄牙人在會安建立費福港(Faifo),並藉此進行國際貿易,雖然阮氏名義上仍奉後黎朝君主為正朔,但外國人多稱阮氏控制之區域為廣南國,而廣南國所參與的國際貿易也和臺灣有些關係。

IMG_6958
17世紀的大航海貿易時代裡,台灣和越南因為荷蘭東印度公司而有了連結。圖中的東京就是河內,是為了區別胡朝城的西京,也是後來越南和中國海南島之間海域在英文中翻譯為東京灣的緣故。Photo by Frank

1619年荷蘭以今日印尼雅加達(時稱巴達維亞)為基地成立東印度公司,並於1624年在臺南興建「熱蘭遮城」(Zeelandia),也就是今日的安平古堡。透過紀錄1629年到1662年間貿易活動之《熱蘭遮城日誌》,我們得以一窺臺灣和廣南國之間的貿易情形。鄭永常教授在〈晚明中國帆船的國際海洋性格─以《熱蘭遮城日誌》所載往來大員之戎克船來觀察〉一文中提到:

「會安成為重要商貿港口,是因為明代實施對日本的禁運,使日本商人無從取得絲綢,只能取道會安,購買由中國商人轉賣至此地的絲製品。故十七世紀許多日本與中國商人聚居於此,形成聚落。…在航線方面,基本上可以建構出從最北端的日本出航,中途經過大員(按:即臺灣)轉運或補給,再往廣南…,最後往南航行至巴達維亞的航行路線。」

會安著名地景日本橋,是當時在會安的日本商會出資所建,目前成為越南2萬元鈔票上的圖像。Photo credit:Po Hsun

在17世紀末到18世紀中葉之間,廣南國君主向南擴張,擊敗占婆和高棉,甚至與當時的曼古王朝有軍事衝突,顯示廣南國透過國際貿易取得的經濟利益足以成功向南擴張,奠定今日越南領土之雛形。廣南國雖在西元1777年因為人民起義而滅亡,但其流亡曼谷的後裔阮福暎捲土重來,在1802年演出王子的逆襲,統一越南全境,建立了直到1945年才告終的阮氏王朝,阮福暎便以先祖之基地順化作為王朝首都。

P1050117
順化古城東門顯仁門,其繁複的裝飾可以想像當時廣南國貿易的可觀收入。Photo by Frank

從區域史看越南王朝權力中心變遷

漢、唐強盛時期,越南北部基本上在中國勢力範圍之下,但越南逐漸在河內紅河三角洲地區鞏固基礎,隨著中國內部藩鎮割據,越南王朝便開始著手打造屬於自己的王朝,初期雖仍受迫中國勢力,各王朝開拓者的權力中心不斷在河內和清化之間徘徊,但紅河三角洲基本上已經成為越南民族穩固的根基了;中國明朝初期雖強,卻也是因為越南內部自亂陣腳而被中國再度統治,隨後的黎朝馬上就能夠恢復獨立自主地位,甚至開始向南殖民擴張。後世阮氏王朝遷都順化,則是因為祖傳根據地受益於國際貿易而蓬勃發展,但越南北方依舊在阮氏的控制範圍下,倒不是受迫於中國壓力而遷都。

從18世紀的越南政治地圖可以看到橘色部分的阮氏軍閥,也就是19世紀阮氏王朝的前身,必須面對西山(Tây Sơn)起義、柬埔寨、占婆等外敵環伺,北方還有後黎朝皇帝以及鄭氏(nhà Trịnh)軍閥的力量。圖片擷取自越南歷史網站

除了與中國互動之外,越南也和日本、柬埔寨、泰國甚至臺灣等東亞周邊各勢力產生聯結,下回到越南旅遊,不妨一邊蒐集世界文化遺產景點,一邊徜徉在東亞錯綜複雜的歷史中吧!

廣告

對「萬世帝王之上都─從世遺古都看越南王朝勢力徙遷」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