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遺落人間的寶藏-婆羅浮屠、蒲甘、吳哥窟

 佛教三聖地

IMG_0759
婆羅浮屠上的石佛靜默望向遠方的火山。Photo by Frank

不知曾幾何時,在網路上聽說所謂東南亞三大佛教聖地,激起了旅人的蒐集魂,在年復一年的計畫改不上變化之下,總算在5年內把蒲甘(Bagan)佛塔群、柬埔寨吳哥窟(Angkor Wat)和印尼婆羅浮屠(Borobudur)都集滿。但對於一個從小在儒釋道揉合的宗教信仰環境中長大的人來說,我實在很難把這三處遺跡跟「佛教」聯想在一起,甚至在我準備去越南廣南省美山聖地之前,曾有朋友簡介說:「哦!美山聖地就是小一號的吳哥窟阿!」然而,根據大部分資料指出,美山聖地所信仰的宗教是印度教,與佛教還是有一定差別。顯然對大部分身處中國式佛教氛圍的遊客來說,大概會胡疑:這三處佛教聖地的「佛教性」在哪?不過仔細想想,以前教科書上好像也寫過,印度佛教傳到中國之後,就開始不斷以「在地化」行銷方式推薦給儒道思想盛行的社會,甚至影響了日本、韓國和越南的佛教,演變成今日在上述東亞區域見到的佛教形式。

IMG_8845
美山聖地遺址的建築風格在外觀上確實和吳哥窟建築有相似之處,主要是受到印度教影響的緣故。Photo by Frank

 佛教傳播,海陸分進

就一般市面上最基礎的佛教分類,多分成「大乘佛教」(Mahayana)和「上座部佛教」(Theravada,不再使用帶有歧視意味的「小乘佛教」)(在此就不再贅述有學者對於「密宗」的分類),常常看到的簡單說法是:大乘佛教往北傳到中國,上座部佛教傳往東南亞,所以我也單純的用地理推想:「嘿嘿!三大佛教聖地的建成時間應該依序是從緬甸蒲甘、柬埔寨吳哥窟再到印尼日惹吧!」然而資料一查,依考古學家研究得出的建造時間排列,依序是9世紀初的婆羅浮屠、11世紀到13世紀建成的蒲甘佛塔群、以及12世紀的吳哥窟。更驚訝的是(可能只有我很驚訝),為什麼資料說「婆羅浮屠是一座位於印尼日惹的大乘佛教佛塔」?大乘佛教怎麼會出現在東南亞?而且還是在很遠的印尼?為什麼不是緬甸和柬埔寨的佛塔先建造完畢呢?還好谷哥大神馬上用下面這張地圖解釋了我的疑惑。

佛教傳播圖
紅線是大乘佛教的傳播路線,綠線是上座部佛教德傳播路線,藍線則是密宗傳播路線,淡黃色的地方表示歷史上這些區域曾經信仰佛教。閱讀本文請注意在東南亞一帶的傳播路徑。圖片取自網路

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廟-婆羅浮屠

從5到13世紀之間,整個東南亞基本上都受到了佛教傳播的影響,當時沒有廉價航空,人員移動只能透過海路和陸路,顯然透過海路比較一帆風順,大乘佛教一路沿著緬甸西岸的安達曼群島向東南進發,循著蘇門答臘一直到爪哇島,甚至抵達菲律賓南部。室利佛逝(Srivijaya,中國唐朝之稱呼,宋朝時叫「三佛齊」,今日印尼的一家廉價航空就以此為名)是當時以蘇門答臘島為中心發展的一個海上貿易強權,以爪哇島為中心的「夏連特拉王朝」(Shailendra Dynasty)與室利佛逝透過聯姻結盟,前者藉此獲得通商優惠,後者則無後顧之憂,以便向外擴張,最遠曾經遠征今天的斯里蘭卡。兩股勢力都是大乘佛教散發光芒的所在。

IMG_0723
拾級而上,每一層浮雕和石像細膩精緻,當年「想像的共同體」作者Benedict Anderson就露天躺在這世界遺產階梯上過夜,享受靜謐的心靈昇華。Photo by Frank

大乘佛教在室利佛逝發展之盛,甚至成為唐朝僧侶取經的中繼站。我們都聽過唐三藏,但另一位唐代高僧「義淨」也是當時前往天竺取經的重要人士,他在西元691年撰成《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紀錄當時多位唐朝境內僧侶透過陸路或海路前往印度取經的行程,義淨本人從廣州出發穿越南海,在海上他歷經「似山之濤橫海」、「如雲之浪滔天」,終於在2個月後到達室利佛逝,稍休息兩個月後,再前往「羯荼國」。據考究,羯荼國是今日西馬來西亞東岸之吉打(Kedah)。向北航行10天,義淨到達「裸人國」,當地男性「悉皆露體」,女性「以片葉遮形」,並可見「椰子樹檳榔林森然可愛」;再往北航行半個月,大概抵達今日孟加拉境內,隨即透過陸路前往天竺取經。回程時,他帶回梵文經書回到室利佛逝,並且在當地用6個月的時間將梵文翻成中文。

IMG_0721
佛塔結構分成欲界、色界和無色界三個部分,代表著通往佛教大千世界的三個修煉境界。Photo by Frank

透過《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這段文字,我們可以再回頭參考上面那張佛教傳播圖,義淨應該是經過紅色的路線回溯到印度本土,這段旅程也顯示室利佛逝是當時大乘佛教的研究中心,即便由「天可汗」建立的大唐帝國,其研究學者也得到室利佛逝一趟。再過一個半世紀,室利佛逝親家「夏連特拉王朝」開始興建婆羅浮屠,並在約莫西元842年時完工。在爪哇島上,當這個成為後世世界遺產的建築竣工時,中國唐武宗因為崇信道士仙丹不老之術,加以道教佛教兩者之間衝突漸深,西元842到846年之間唐武宗展開「毀佛」政策,史稱「武宗滅佛」,與之前的北魏太武帝滅佛及北周武帝滅佛合稱「三武滅佛」,或許當時在室利佛逝曾經接待「義淨」法師的後人聽到這消息,也會不勝唏噓。

上座部佛教旭日東昇-蒲甘佛塔群

P1010983
每當日落或黃昏,成群觀光客就會登上某個高塔欣賞光輝燦爛的蒲甘佛塔群。Photo by Frank

陸路傳播或許比較緩慢,卻頗根深蒂固。上座部佛教在西元前3世紀時就已經藉由陸路傳至緬甸,當時在該區域活動的孟族(Mon)成為傳承上座部佛教教義的民族。直到11世紀初期,緬族(Burman)勢力逐漸在緬甸中部地區擴張,以蒲甘(Bagan)為中心蒲甘王國(Bagan Kingdom)逐漸向外擴張,11世紀中葉,蒲甘國王阿奴律陀(Anawrahta Minsaw)發揮其雄才大略,改革經濟和軍事制度,兼併鄰近王國,疆域極西曾抵達斯里蘭卡、東北與當時盤聚雲南的「南詔國」接觸、東南與當時中南半島最強盛的「吳哥王朝」爭雄。疆域擴張之後,篤信佛教的他,不僅以孟族僧侶為國師,更大興土木,建造各式大型佛塔,影響蒲甘帝國後代君主爭相建造,形成今日蒲甘佛塔群;與此同時,上座部佛教也逐漸在中南半島漸漸擴散,蒲甘帝國在軍事上雖僅能與「吳哥王朝」相抗衡,但是在宗教上卻逐漸改變了原本印度教的特質,讓今日「吳哥窟」成為所謂「佛教三大遺跡」之一。

P1020090
蒲甘佛塔群之一的Gawdawpalin佛塔,是該區域第二高的佛塔,於13世紀初左右完成。Photo by Frank

信仰移轉-吳哥窟

IMG_3129
吳哥窟的「天際線」已經成為柬埔寨國旗的一部分。Photo by Frank

中文裡的吳哥窟泛指整個吳哥遺跡群,從英文Angkor Wat來看,意思是「寺廟之城」(city of temple),網路上常見的照片是小吳哥,是當時吳哥王朝蘇利耶跋摩二世(Suryavarman II)為了個人目的所建,位於大吳哥(即吳哥城池)南方,有說是他個人陵墓,也有認為是吳哥城的太廟。總之初建伊始,原是為了祭祀印度教裡的「毗濕奴」(Vishnu),即印度教的「保護之神」,與梵天(Brahma)創造之神及濕婆(Shiva)毀滅之神齊名。這座吳哥廟在12世紀初左右完成,但隨著西邊的蒲甘王國不斷發揚上座部佛教,12世紀末期時,吳哥王朝境內普遍轉為上座部佛教的信眾,整個吳哥遺跡群的佛塔建築多了許多佛像雕刻,尤以人稱「微笑高棉」的那座「巴戎寺」(Bayon temple)。

IMG_2937
巴戎寺建造時期晚於小吳哥,佛像雕刻成為建築的主體,見證中南半島在12世紀從印度教過渡到上座部佛教的歷史。Photo by Frank

巴戎寺位於吳哥城的中央,是蘇利耶跋摩七世(Suryavarman VII)在13世紀初的傑作,由於當時的吳哥王朝已經轉為信仰上座部佛教,蘇利耶跋摩七世所建造的佛塔、或對城南吳哥廟的補修,都加上許多佛教信仰的元素。由於佛教受到印度教的影響頗深,或許對於信仰者來說,這樣的轉變並沒有引起什麼阻礙。13世紀末,元朝出使吳哥王朝的官員周達觀所著的《真臘風土記》(按:當時中國稱吳哥王朝為真臘)中,於「三教」一章裡提到:「儒者呼為班詰,為僧者呼為薴姑,為道者呼為八思惟」,其中「薴姑削髪穿黃,偏袒右肩,其下則繫黃布裙,跣足。寺亦許用瓦蓋,中止一像,正如釋迦佛之狀,呼為孛賴⋯⋯。塔中之佛,相貌又別,皆以銅鑄成,無鐘鼓鐃鈸,亦無幢幡寳蓋之類。僧皆茹魚肉,惟不飲酒。」;而「八思惟正如常人,⋯⋯。而道教者,亦不如僧教之盛耳。所供無別像,但止一塊石,如中國社壇中之石耳,亦不知其何所祖也。」從上面幾段文字,我們可以發現吳哥王朝的宗教信仰並非只有佛教,還有祭拜石頭那種萬神信仰的實踐,而且對當時中國來說,不僅吳哥城裡佛像的相貌不同,尤其僧侶還能吃肉這件事,似乎對周達觀和其隨行的中國使者造成不小的震撼。

IMG_2986
僧侶穿梭在吳哥遺跡內,似乎和當年周達觀看到的「削髪穿黃,偏袒右肩,其下則繫黃布裙,跣足」有些類似。Photo by Frank

《真臘風土記》不僅留下吳哥窟重要的文字敘述,也對描繪出當時中南半島核心地區的宗教概況,顯然周達觀的第一印象也跟我一樣,都在心中默默嘀咕為什麼這邊佛教跟我們平常見到的不太一樣。今日中南半島常見的上座部佛教建築風格,又與泰國阿瑜陀耶王朝(Ayutthaya kingdom, อยุธยา)之後所逐漸發展的藝術風格有關係,也許9世紀到13世紀之間橫跨東南亞的宗教信仰景緻,只能透過「婆羅浮屠」、「蒲甘佛塔群」和「吳哥窟」來以井窺天了。

IMG_3158
《真臘風土記》描繪城門如下:「城門之上有大石佛頭五,面向四方。中置其一,飾之以金。」目前只能靠著斷垣殘壁來遙想當年金碧輝煌之姿。Photo by Frank

觀光vs知識

網路上不知從何而來的「東南亞佛教三聖地」雖然是很成功的觀光行銷,但是如果從這三地建築的規畫來看,好像只有蒲甘佛塔群是比較純粹的佛教,可是那只是上座部佛教,不能代表整個佛教世界。更何況像是吳哥窟以及婆羅浮屠其實最早建立的目的是為了供奉印度教神祇,這樣的行銷分類有可能讓觀光客對這些遺跡的背景只有一知半解,甚至誤導的情形。

IMG_1095
穆斯林學生參觀大乘佛教聖地婆羅浮屠,給人此景依舊、人事已非的惆悵感。Photo by Frank

東南亞不只在歷史和政治上有其複雜性,宗教信仰方面更是變幻莫測,原本是9世紀東亞地區大乘佛教推廣中心的蘇門答臘和爪哇,卻在13世紀之後漸漸受到伊斯蘭文化的影響,逐漸變成今天世界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國家,印尼還是穆斯林國家中較為自由開放的國家,也許和當初那段印度教、大乘佛教交融的歷史有關;小吳哥在初見之始,雖然是以祭祀印度教神祇為主,卻在完工的時候卻已經成為上座部佛教的廟宇,不過印度教的痕跡無法磨滅;緬甸則是維持一貫的上座部佛教,保留許多斯里蘭卡境內那種高聳入天的佛塔建築風格。

P1010746
緬甸仰光大金塔(Shwedagon Pagoda)以高聳入天的建築風格,呼應著在當初在斯里蘭卡發展出的上座部佛教建築形式。Phoyo by Frank

即便我當初也被那「東南亞佛教三聖地」標語吸引,但不可否認的是,東南亞歷史文化和宗教信仰的豐富性格,不斷呼喚著世界每個角落的旅人,雖然每個人彼此信仰不同,但對於信仰「旅行」的我們來說,每次的探索都是一種「朝聖」。

對「釋迦遺落人間的寶藏-婆羅浮屠、蒲甘、吳哥窟」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