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文明繼承人—伊朗和你想的不一樣

This is Sparta!看過好萊塢300壯士的觀眾都很難忘記一群希臘長槍兵身著貴族披風在溫泉關擊敗波斯帝國來襲的雜牌軍團,以類昆丁塔倫提諾式暴力美學刻劃兩軍接戰,還順便隱喻自由世界對抗獨裁暴君的民主制度保衛戰,這部電影成功掀起一股斯巴達浪潮。

XERXESI

 

希臘城邦民主受到後世讚頌,但實際上,也不能忘記希臘民主是建立在奴隸維持貴族的生活之上,貴族在有錢有閒之餘談論政治順便投票,這種體制與今日民主大相徑庭。波斯帝國的入侵,在這部電影中轉化成西方民主世界對抗東方專制王權。但波斯帝國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世界,我們也許可以從今天的伊朗一窺究竟。

 

波斯VS伊朗

波斯(Persia)語源來自希臘古籍,意思為「國家」(country),用來指當時居魯士大帝以及他所掌控的阿契美尼德帝國(Achaemenid Empire)子民,不過阿契美尼德帝國的人自稱Eren人,也就是今天的伊朗(挑剔一點的話,波斯一詞的通用這也是文化霸權的展現)。根據阿契美尼德帝國所刻劃的薛西斯一世應該是類似下圖的樣子(抱歉薛西斯一世陵墓高懸在石崖上,手機拍照無法清楚呈現,僅以一張帝國僕從浮雕遙想皇帝容貌)。

IMG_1404.jpg
波塞波利斯浮雕呈現皇帝僕從成群隨行,雖不是刻畫薛西斯一是本人容貌,但伊朗祖先的審美觀應該是捲髮蓄鬍,而不是光頭美男。Photo credit:Frank

根據歷史,薛西斯一世在溫泉關之役遭到頑抗而延緩,給予希臘喘息的機會,薛西斯一斯最終放棄進攻,不過阿契美尼德帝國作為歷史上第一個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帝國,其疆域之廣,即便是希臘之子亞歷山大三世擊潰阿契美尼德帝國、焚毀其儀式首都波塞波利斯(Persepolis),亞歷山大大帝下令部下不得破壞帝國之父居魯士大帝的陵墓,也許是對這位跟他一樣揮軍直抵印度的君王有著心心相惜的情懷。

IMG_1481
位於波塞波利斯北邊Pasagarde的居魯士陵墓,據傳是亞歷山大唯一沒有破壞的波斯帝國建築。Photo credit:Frank

伊斯蘭化的波斯

這一大片點綴著積雪高峰的高原地區在西元7世紀時,遭到阿拉伯半島興起的烏瑪雅王朝(Umayyad)統治,居民漸漸拋棄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arism,即中文拜火教或祆教)改宗伊斯蘭,直到今天,伊朗依舊是伊斯蘭世界的範圍,也依舊是300壯士文化後裔的敵人。

五月的德黑蘭仍可看見北方Elborz山頂的積雪。Photo credit:Frank

精緻的伊朗文學及藝術並沒有因為伊斯蘭化而遭到拋棄,其精髓甚至影響了鄰近的伊斯蘭世界。14世紀時伊朗著名抒情詩人哈非茲(Hafez)的出生地設拉子(Shiraz)就是著名的波斯文學及哲學思想中心,被喻為是「伊朗的雅典」,而哈非茲的典雅的陵墓也設在這個城市。

IMG_1243
位於設拉子的哈非茲陵墓,可以看見波斯建築之美。Photo credit:Frank

16世紀初期,在蒙古帖木兒王朝沒落之後,具土耳其血統的伊斯邁爾一世(Ismail I)創建了統治本地區的薩法維王朝(Safavid dynasty),薩法維王朝將十二伊瑪目教派(什葉派的一支)列為國教,形成伊朗近代歷史的要素;在伊斯蘭世界之外,多數人似乎無法區分什葉派(Shia)及遜尼派(Sunni)的差異,當然也許在伊斯蘭世界之內也沒有多少人能區分大乘佛教(Mahayana)和小乘佛教(Theravada),不過在這裡只要先稍微瞭解,伊朗境內多數人信仰的是什葉派伊斯蘭。

波斯建築工藝結晶

薩法維王朝後期的首都伊斯法罕(Isfahan)市容可以看見伊斯蘭以及波斯文化交融的巔峰,最著名的應算是橫跨颯揚徳河(Zayande river)的11座橋樑,而三十三孔橋(Sie o Se Pol)是傑作中的傑作;從三十三孔橋和伊瑪目廣場上的希克斯羅圖福拉清真寺(Masjed-e Sheikh Loft-ollah),我們可以清楚看見伊斯蘭建築工藝的精華,或多或少也能緬懷當年帝國王朝首都澎湃的氣勢。

IMG_1925
夜間的三十三孔橋依舊聚集著唱歌跳舞慶祝週末來臨的伊朗男女。Photo credit:Frank
IMG_2053
希克斯羅圖福拉清真寺內部精細的伊斯蘭壁飾以及雄偉的穹頂結構,令觀者無不屏息感受莊嚴神聖的氣息。Photo credit:Frank

在台灣,由於受到西方媒體的影響,對伊朗的想像不是石油,就是邪惡軸心成員,筆者在出發前也遇到不少人問會不會被伊斯蘭國恐怖組織(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 ISIS)綁架,殊不知ISIS在2006年成立儀式時曾宣布:「要從什葉派穆斯林及外國視勢力壓迫下解放伊拉克的遜尼派穆斯林」,也就是說,對有著近90%的什葉派穆斯林的伊朗來說,ISIS根本是他的大敵。當然不是說恐怖份子不會滲透到伊朗境內擄人,但是台灣對伊斯蘭世界的瞭解的確有限。

事實上,伊朗人民雖然對美國有一定程度的反感,在街上可以看見「自由骷髏女神」的反美塗鴉,但伊朗人民的國際觀素養以及知識水準相當高;除了多數人知道台灣和中國的差別之外(當然還是有人會跟我說สวัสดีครับ或稱我是Chin),當伊朗人被問及對美國制裁的看法時,他們會說:「那是政府跟政府之間的對立,如果美國人來伊朗旅遊,我們一樣熱情地歡迎他們」;甚至有人非常反思的說,要不是伊朗已經伊斯蘭化,也許伊朗不會這麼墮落。伊朗人民不只是熱情好客,其市井小民的思維更是展現出身為波斯文明繼承者的高度。

伊朗士兵平均身高高於一般人,身形剽悍,不過跟他們問路一樣是相當客氣。Photo credit:Frank

走進世界的伊朗

近期的伊朗已經逐漸擺脫美國制裁的壓力,而且慢慢獲得國際投資的青睞,除了法國車廠寶獅在此設有工廠外,最引人注意的要數韓國現代汽車在伊朗的普及。2016年5月初,韓國總統朴槿惠率大批韓國企業出訪伊朗,強化與伊朗的經貿合作,在既有的基礎上拓展韓國產品在伊朗的市佔率;在實體商品之外,韓劇也攻佔了穆斯林大媽的心,由於熱情的伊朗人,我有機會借住在伊斯法罕的伊朗人家一晚,晚間伊朗朋友的媽媽幫我準備完烤雞晚餐後,就趕緊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著波斯文字幕的韓劇,熱心的伊朗朋友表示,母親每晚都必須追劇,而他們也非常喜歡韓國製造的各種電器用品。

報攤見到韓國總統出訪伊朗,韓國人的影響無遠弗屆,連伊朗大媽都在追韓劇。Photo credit:Frank

國內媒體多半求好心切,常把韓國跟台灣相比,最常下的標題是「韓國能,為什麼台灣不能? 」如果只比較結果而不去看結構的差異,這對台灣並不公平;台灣以中小企業為主,經濟結構上本不敵韓國大財團的規模經濟,此外,台灣政治上受到中國圍堵,很難透過正常外交雙邊或多邊方式參與區域整合,因此區域整合程度比韓國慢上許多(也有評論認為台灣內部可能也尚未做好經濟整合的準備)。在這兩個最主要的因素下,台灣企業還能繼續在國際市場上競爭非常不容易,也顯示台灣企業的韌性;不過長此以往,對台灣並不是好消息,也許需要更多專業領域人士,以更彈性的方式協助台灣走出去。

伊朗古城亞茲德的巷弄。Photo credit:Frank

走在伊朗古城的巷弄裡,遇上熱情的伊朗人常常會問:「你為什麼會想到伊朗來?」我總是回答:「因為台灣是西方文化影響很深的國家,我對伊朗的了解都是來自西方媒體,所以伊朗是邪惡軸心,伊朗擁核是國際威脅;但我想用我自己的眼睛見證真實的伊朗,而這個伊朗是只要我坐在台灣的家裡就永遠不可能體會的伊朗。」我來了一趟,伊朗和我想的真的不一樣。最後,容我用薩伊德在《東方主義》的一段話作結:

「我在《東方主義》中的理念是要運用人文的判準來打開鬥爭的場域,引介一系列較詳盡的思想與分析,來取代爭議頻仍、不假思索的義憤,後者以各種標籤與你死我活的辯論來禁錮我們,其目標是要追求一種躍躍欲試的集體認同,而不是相互理解與知識交流。」

對「波斯文明繼承人—伊朗和你想的不一樣」的一則回應

  1. 單老師很推介兒子的文章引述, 你記錄寫事認真有序, 阿姨無此機會去伊朗走一趟, 但藉著你歷史介紹, 如同實際走入當地的生活,, 似乎我也在場一般!
    非常不錯!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