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的邊界─泰柬邊界柏威夏神廟

柏威夏神廟

國際公法一直不是我的強項,不過熟讀國際領土邊界爭議的學生對「泰柬邊界神廟案」應該不會太陌生,如果你也曾修過國際法的課,這個案例可說是一個非常值得朝聖,而且可行性也很高的目的地,畢竟「北海大陸礁層案」再有名,我們也很難走到200公尺的海底去探險。

 

IMG_2633
遭砲火影響結構的柏威夏神廟第一塔門,攝於2015年2月19日。Photo credit:Frank

柏威夏神廟(Prasat Preah Vihear)是柬文的唸法,泰文則稱之為帕威寒神廟(Prasat Phra Wihan),由於神廟的所在位置正好在泰國和柬埔寨的邊界附近,再加上過去法國殖民者劃界的歷史遺緒,雙方對這個神廟的所有權開始起了爭執,國際法院在1962 年的判決中將神廟判給了柬埔寨,不過泰柬兩國仍不時為此發生衝突,最近一次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2008年把神廟納入世界文化遺產後,雙方駁以火砲,導致部分建物受損。

爭議性十足的世界文化遺產,沒有不去的道理,抵達暹粒機場之後,第一個行程不是吳哥窟,而是這座只在課本上聞其名的石造古蹟。原先以為要抵達這個經歷戰火、而且被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網站上列為橘色(高度小心避免非必要旅行)的柏威夏神廟,會遭遇許多困難,不過只要在暹粒市區內向旅遊攤問:Preah Vihear,他們就會提供完整套裝行程,心中雖然寬心不少,但也默默覺得缺少了點冒險犯難的精神。

從暹粒省出發,途經奧多棉吉省(Oddar Meanchey)的安隆汶(Anlong Veng)區後,約莫4小時車程抵達柏威夏省,由於神廟依山坡而建,登高前要先在由附近小學校舍改裝為售票休息站的地方換搭四輪驅動的貨卡。

IMG_2615
轉成四驅小貨卡,special thanks to my travel mate Tina。Photo credit:Frank

 

英文不錯的柬國導遊跟我們說,2008年的戰火中,柬埔寨政府將鄰近居民遷移到比較安全的地方,原本的小學在邊界爭端平息後就改建為售票亭,近年來柬埔寨籍觀光客約每天100人,外國人也將近這個數字,不過絕大多數是日本客。的確,我們前一台上山的四驅貨卡就載滿了日本觀光客。

IMG_2685
石材含鐵礦,風化後在石牆上留下獨有的鐵鏽色。Photo credit:Frank

2015年2月左右,拜謁柏威夏神廟的入口位於泰柬邊境的武裝中立區,因此旅客無法從右圖的162主階進入,只能從第一塔門(Gopura)切入。第一塔門也許太過接近邊境,所受砲火轟擊的損害也較為嚴重,為了防止傾頹,就用支架維持她的結構,目前只能暫時從柬埔寨2000里爾(Riel)上遙想當年完成時的壯闊。

IMG_2781
柬埔寨貨幣2,000里爾上的第一塔門。Photo credit:Frank

沿著運用當地石材建造的石階拾級而上,舉目兩旁皆荒煙蔓草,唯有石階和塔門孤單矗立,偶見大自然與人工結合的奇景,讓人不禁想起吳哥窟(Angkor Wat)東邊塔普倫寺(Ta Prohm)榕樹與石廟盤根錯節的景致。

IMG_2691
自然與人文景致的交錯,人類的歷史不過是地球生命的一瞬間,更何況無謂的邊境爭奪戰。Photo credit:Frank

柏威夏神廟基本上是沿著扁擔山脈(Dangrek)的緩坡而建,最高處約550公尺,入口處地勢最低,第四塔門之後的神廟(Prasat)最高,再過去就是峭壁,可以遠眺柬埔寨境內。根據導遊說法,天氣好的時候,還能夠看到泰、柬、寮三國的交界。

IMG_2751
向南拍攝,看過去仍然是柬埔寨境內。Photo credit:Frank

對台灣島民來說,陸路邊境是一種奢侈的幻想,很難想像跨越一個「想像的邊界」以後就是另一個國家的領土,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想像的邊界也不過是1648年「西發利亞體系」建立以來才有的人造限制。Bill Hayton在其著作“The South China Sea–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Asia"清楚的表達這點:「傳統的東南亞政治單位是由中心所界定:亦即由統治者的威望所界定。在這個『曼達拉』體系裡,統治者的威望隨著距離王國中心越遠就越遞減。在歐洲,至少是從《西發利亞條約》之後,政治單位變成由邊緣界定:法律、權利和責任平等地適用於全境,但是到了邊界外就完全停止。在亞洲體系裡,權威可以逐步過渡,甚至會出現真空狀態,沒有哪個統治者受到承認。」

不過對於柬埔寨籍的導遊來說,「想像的邊界」頗為重要,他認為即便連Google Map都誤將神廟劃入泰國境內,是個不可原諒的錯誤。我隨手拿起手機一查,果然!雖沒有申辦泰國簽證,不過就Google Map定位顯示,我正在泰國的領土上。

想像的邊界已經滲透到現代人類的生活細節之中,正如同在台灣開車到鄉間,總會遇到路中央一個石頭公廟,它一直存在著,卻因為人類歷史的演進改變了原本具有脈絡意義的存在,石頭公廟從原本村民聚首的中心,變成了阻礙交通順暢的絆腳石。神廟在這裡不是她的錯,是後世政治勢力的角力把她變成大家搶奪利益的工具、衝突的場域。

IMG_2626
地圖是「想像的共同體」用來形塑他者跟本身區別的要素之一。

沿路上,不時可以發現當地人民組成的「神廟警察」,專門負責防止遊客在石磚上刻下無法恢復的破壞,他們隨時隨地保護著這經過千年風化而形成斑駁、磚紅的歷史偉大遺跡,或許也在保護著柬埔寨的國境,保護著他們「想像的邊界」。

IMG_2709
神廟警察臂徽。Photo credit:Frank

 

對「想像的邊界─泰柬邊界柏威夏神廟」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